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·幻想 > 影后来袭:王爷不好混

第674章 接头成功的一王一#匪 神秘赠盒人 触发支线剧情的影后

    当郎坤跟方霁月禀报与影后王爷有关的糟心事时,方霁月第一个念头就是苏君琰被掉包了。

    为了检验苏君琰的‘真伪’,方霁月所选择的法子也很是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方才方霁月递给苏君琰的雕花楠木盒可不是寻常物件,乍看上去,盒子是一体式的,六面的花纹更是一模一样,影后王爷将盒子翻来覆去地看,也木有发现任何类似‘开口’或‘入口’的地方,这玩意儿就像是在设计最初就被牢牢焊死似的。

    当影后王爷摆弄楠木盒的时候,方霁月的视线从始至终都落在苏君琰身上。

    方霁月已经下定了决心,一旦证实面前的王是‘冒牌货’,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当然方霁月也不会选择自己动手,只要对外放出口风,璇玑苏氏?#39318;?#33258;然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这厮竟然敢冒充尊逸王,那就要做好‘东窗事发’被砍头的准备。

    当方霁月暗搓搓地想着‘举#报’影后王爷的时候,某王已经将楠木盒重重拍在桌子上,他站起身来,双手撑着桌面,身体微微前倾,黑眸闪过一抹锐利的光泽,薄唇微微勾了勾,而后如此跟方霁月说道,“小月月,你随随便便拿个盒子就想忽悠本王,看来你是在怀疑本王啊。”

    苏君琰这话一出,方霁月瞳孔狠狠一缩,不过面上倒是没有流露出任何端倪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何出此言?#20426;?br />
    方霁月不愧是崖山的头头,这气定神闲的样子简直了。

    闻言,影后王爷?#22841;?#29408;狠一拧,他目光格外隐晦地扫了一眼既不显山,又不露水的方霁月,复而坐在椅子上,双手捧着自己那张让无数妹纸心动的俊颜,一语双关道,“就本王这种财大气粗的?#26159;?#22269;戚,怎么可能送你如此寒酸的物件?这不是掉身价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尽管‘剧情君’作死,再一次更改了‘天启六年’的进度,但对于影后王爷这种来来回回‘通关’N多次的?#19968;錚?#20182;还不至于连方霁月的‘小伎俩’都看不透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这话一出,方霁月顿?#26412;?#24471;自己太阳穴直突突,连带着落在苏君琰身上的视线也越发诡异了。

    方霁月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,黑眸精光乍现,他挑眉?#27425;?#36215;苏君琰来。

    ?#25353;?#29289;怎会寒酸?王爷难道真不认识此物了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?#25910;?#35805;的时候,方霁月目光格外深沉,鹰隼泛着不善的冷光。

    方霁月想好了,看来他还是需要扭送苏君琰去官府,他倒要看看隐藏在这副马甲下面的到底是……何方神圣啊喂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如果知道崖山大当家存了如此‘歹?#23613;?#30340;心思,相信我,这货肯定会先将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方霁月吊起来毒打一顿滴。

    当方霁月‘再度试探’苏君琰的时候,后者依旧一副神神在在的样子,悠闲的模样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就在方霁月耐心渐渐告罄的时候,耳边再度响起了影后王爷的慵懒语调。

    “劳资都将麒麟玉佩‘赠’给你了,你还好意思怀疑我?嗯?方霁月,你的智商难道都喂了狗不成?#20426;?br />
    某王懒得跟谨小慎微的方霁月‘?#20998;?#26007;勇’,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伸手指着挂在方霁月腰间的麒麟玉佩,目露凶光地瞪着方霁月。

    在说到‘赠’的时候,影后王爷特意加重了语气,薄唇更是勾勒起一抹让人‘胆颤心惊’的笑容,怎么看,怎么渗人。

    饶是方霁月自认自己见过不少大场面,这会儿,却不知为何,心里无端冒出一丝丝寒气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影后王爷总算有了?#39318;?#26174;贵该有的气场,气势更是骇人,跟之前那个冒牌货有了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其实方才某王进门的时候,他第一眼就留意到了方霁月腰间的麒麟玉佩,说实话,那一刻,影后王爷自己都一度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毕竟麒麟玉佩不应该出现得这么早,更不应该出现在方霁月这里。

    最初,苏君琰脑海如同被塞了一团浆糊,让他越发分辨不清这个剧情‘崩毁’得彻底且令他‘耳目一新’的天启六年究竟在隐喻什么,但通过扒拉自己脑海残留的信息,某王渐渐捋清了头绪,当然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。

    而且苏君琰也不?#21069;?#20998;之百的笃定,他算?#21069;?#33945;半猜。

    不过,一向影后王爷?#20284;?#37117;不错,当他说完这话,方霁月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方霁月腰间所佩戴的的确是麒麟玉佩,此物货真价实,世间仅此一枚,不可能造假,也造不了假。

    至于‘赠送’一说,影后王爷也是借鉴天启?#25293;?#23830;山归#顺#朝@廷而推理出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影后王爷再度回到的天启六年‘进度’已经跟以往不同,可基本的人物关系还是没有出现太大的差异,所以他还是可以参考早前的‘经历’。

    此刻,某王暗暗庆幸自己的?#19988;?#24182;没有随着剧情的改变而再一次被‘抹去’,算是方便他‘?#21202;枷然?#20102;。

    虽然苏君琰面上表现得‘四平八稳’,气场?#30475;螅?#20294;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发虚,只不过某王善于伪装,愣是木有让方霁月察觉罢了。

    若是细看,其实也能发现影后王爷已经做好了‘撤’的准备,不然为毛他身体好巧不巧地对着那扇半敞开的窗户咧?而?#19968;?#20351;上了跑路的‘必备姿势’。

    方霁月身上的玉佩的确是麒麟玉佩,此物正是在现代的时候,各?#25509;?#25250;的重要物件。当?#26412;?#35828;是在影后妹子简灵平岑坳老宅后院的榕树树干里。

    此刻,影后王爷也有些吃不准,麒麟玉佩是否也可以在不同的‘世界’来回穿梭,时间跟空间对它难以构成障碍???

    毕竟麒麟玉佩本就不是什么稀?#21892;?#24120;之物,它算是推动‘剧情’的触发道具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影后王爷还能准确找到任意门的位置,他其实很想拿着方霁月身上的这块玉佩直接回平岑坳老家,如果老宅的榕树里没有发现麒麟玉佩,那么这就证明麒麟玉佩跟他一样都可以不受制于时空的约束,简而言之就是已经跳脱了‘自然法则’,游离在固定的规则之外。

    但这个念头,影后王爷也只能想想而已,毕竟任意门并不是批发性质的,哪里是他想发现,就能发现的。

    方霁月并没有刻意收起麒麟玉佩,正是由于此物珍贵,所以认?#31471;?#30340;人少之又少,更别提能?#24187;魅方?#20986;麒麟玉佩名字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麒麟玉佩也的的确确是影后王爷亲自‘交给’方霁月的,但并非是赠予,而是让方霁月代为保管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此举也算是‘反其道而行之’,任谁都想不到,身份显赫的?#26159;?#22269;戚居然会将能够直接调动三十#万大@军,堪比‘兵#符’的麒麟玉佩交给一个声名狼藉?#19968;?#22312;被官@府围#剿的土@匪#头子手里。

    方霁月时常挂着那枚玉佩,他并没有因为玉佩的特殊性就表现得‘战战兢兢’。

    而方霁月其实本可以直接用麒麟玉佩来试探影后王爷,而不需要拿什么檀香楠木盒,但方霁月还是选择了后者,因为他并不想给麒麟玉佩招徕任何不必要的‘关注’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方霁月一开始就在怀疑影后王爷的真实性,所以他越发不会使用最直接的道具—麒麟玉佩来试探某王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刻意将麒麟玉佩藏起来,只要面前的王不是三@无产@品,咳咳咳,假冒伪劣,那么他一定能够一眼就看出麒麟玉佩滴。

    但影后王爷偏生也不按套路出牌,非要装模作样地跟方霁月打打哑谜,最终才指向方霁月腰间的麒麟玉佩。

    因苏君琰认出?#32034;?#40607;玉佩,而且也说出了跟赠送有关的重要细节,顿?#26412;?#23558;崖山大当家心中的疑虑打消了。

    方霁月态度也跟着恭敬了不少,他从椅子上起身,动作优雅地走到因为成度过第一关而惬意不少的王面前,抱拳,躬身行了一记江湖礼。

    “方才是霁月僭越,还请王爷勿怪。”

    方霁月话音一落,翘着二郎腿的王不以为然地冲他摆手道,“无妨,我知你行事谨慎,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不会随便就被他人给忽悠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影后王爷这‘标新立异’的说话方式,讲真,方霁月是真的格外不?#35270;Γ?#27605;竟在而今的方霁月心里,早前苏君琰跟他联络时,言行举止都跟上流贵族毫无二致,尽管当时某王不过是在……装逼,可那种模式,方霁月早已经习惯了,而且那也符合方霁月对尊逸王苏君琰的‘期待’。

    谁知道,这才过去了多久,等影后王爷再度出现在自?#22909;?#21069;时,他却变成?#33487;?#20040;一?#34180;?#39740;样子’,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都格外幻灭,这厮跟村东头蹲着的抠脚大汉究竟有什么分别咧?

    思及于此,方霁月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,落在影后王爷身上的视线也带着明显的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此刻,苏君琰哪里知道方霁月是酱紫想他滴,他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脑海,身体坐正,修长如玉的手指很有节奏感地叩击着桌面,黑眸幽深如古井寒潭似的,很快,他就跟有些走神的方霁月说道,“麒麟玉佩依旧由你代为保管,待时机成熟,?#20197;?#25214;你取回。”

    影后王爷想了想,还是打算让方霁月负责麒麟玉佩的?#21442;#?#20182;倒不是不想自己拿着,可问题是,按照曾经的发?#26500;?#24459;来看,要是玉佩落到他的手里,?#31080;?#20250;引起周边那些‘魑魅魍魉’的关注,为了避免横生不必要的枝节,苏君琰觉得他还是不要随便搞事,以免触发‘支线模式’,到时候忙得头昏眼花的肯定还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苏君琰的出声打断了方霁月的出神,很快,方霁月就表情严肃地点?#35828;?#22836;,而后如此跟苏君琰郑重其事道,“王爷大可放心,玉在,人在。”

    影后王爷敢将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自?#28023;?#26041;霁月深知这是某王对自己的信任,他当然不会辜负苏君琰,哪怕要用自己的性命守护此物,方霁月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一听方霁月这话,影后王爷当即就嘴角抽搐道,“没这么?#29616;兀?#36825;玩意儿并不是自带诅咒属性,在某种程度上其实还可以庇护守护人,只不过我拿着目标太大,可你就不同了,所?#38405;?#20063;别太紧张,平日里如何,以后就如何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苏君琰还是再度提醒了方霁月一番,以免今后方霁月因麒麟玉佩,精神太过于紧绷,原本没事变有事,那岂不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苏君琰的话,方霁月未置可否,他只是?#22841;?#24494;微蹙了蹙,而后走到?#36771;擼?#25343;起方才他用来试探影后王爷的楠木盒子,眸光带着些许深沉之意道,“王爷,此物是在下一个月以前收到的,但在下并不知道送盒子的人究竟是谁,也不知道TA的目的是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跟盒子一道出现的还有一张信笺,上面明确写着‘尊逸王亲启’五个字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?#26657;?#29579;爷曾跟在下说过,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以联络你,所以在下只能私底下寻能工?#23665;常?#21487;还是没人能够打开此盒。”

    虽说盒子是指明要交给苏君琰的,但方霁月也担心这事背后别有猫腻,而且送楠木盒的人居然能?#24187;?#21040;他们崖山,?#25159;?#22914;此迂回的方式让方霁月代为转告苏君琰,方霁月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毕竟他跟苏君琰私底下联络的事情格外隐秘,按理说外界无人知晓才对,可楠木盒一事?#24904;?#26041;霁月知道事情?#23545;?#27809;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影后王爷事先言明,方霁月不可以联络除苏君琰本人之外的第三人,方霁月很有可能会遣人通知苏君琰。

    既然苏君琰全然相信自?#28023;?#37027;么方霁月索性也?#22836;?#25163;一搏了,既然盒子是要转交给苏君琰的,那么他自然有必要先了解下盒内究竟陈放着什么,有无暗器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方霁月方法用尽,效果却不怎么理想,到现在他还没能成功打开盒子。方霁月不是没想过使用更加暴力的法子,直接从外部摧毁盒子,可他也担心里面的东西会受损。一秒?#20146;?海岸线小说网 海岸线
Back to Top
西甲
重庆欢乐生肖彩票 免费码报图 26选5中奖通告 双色球100期同尾和值走势图 刘伯温玄机论坛858526Co 云南快乐十分任四遗漏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专家推荐号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分析 电子游戏厅网站 北京单场360 江苏快3开奖结果福彩快三开奖号码 2019年123期码报图片 即时排球比分 平投技巧 快速时时彩彩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