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·幻想 > 影后来袭:王爷不好混

第673章 一言不合就上树的王 试探影后王爷的方霁月

    由于影后王爷强烈建议崖山众#匪囤积紫云果,而?#19968;?#20449;誓旦旦地告诉他们,这是最快的‘脱贫致富’捷径,大家也?#21152;?#20123;跃跃欲试了,毕竟谁特么都不愿意当刀@口舔@血的穷鬼好吗?

    为了尽快将脑回路清奇的王交到大当家方霁月的手中,结束自己的糟心任务,郎坤提前结束了众人的休息时间,示意大家继续?#19979;貳?br />
    对此,没人提出任何异议,包括影后王爷在内。

    因为下过暴雨的缘故,山路泥泞不堪,也格外不好走,对此,影后王爷时不时就跟郎坤抱怨。

    “郎坤,不是我?#19988;?#21792;叨,如果你们想过上好日子,以后还是先?#23830;?#20462;好吧,?#23376;?#26377;云,要致富,先修路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影后王爷用力地拍了拍郎坤的肩部,故意将自己身体的重量倚在郎坤身上。

    郎坤脸色不怎么好看,他直接拂开了某王的胳膊,没好气道,“王爷,我们崖山连温饱都没有解决,你觉得我们会有余钱修路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如果郎坤知道‘智障’这个词儿,他一定会免费送影后王爷一打的。

    这厮实在是太不现实,太不?#31185;?#20102;,这想一出是一出的,简直令人发指好吗?

    郎坤这话一出,影后王爷就有些恨铁不成钢道,“郎坤,你这想法未免太狭隘了,如果你们能够想方设法先修出一条好路,不但方便了你们自?#28023;?#33410;省了上下山‘抢#劫’的时间,之后,你们甚至还可以在途中设置关#@卡,再对应收取过#路@费,赚钱也是有技术含量的,你们不要一味的只想搬#砖,搬#砖又能赚多少钱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再说修路也可以当副业开展,反正你?#19988;?#19981;缺壮#丁,先修自己的,日后若有合适的机会,再去承包其他地方,搞出一个施工队也是不错滴选择,做人要有?#38750;螅?#20063;要不停地摸索,然后你们就会发现其实除了土#匪这条路,你们还能有其他的职业,别自我设限嘛。”

    看着话痨般的影后王爷,郎坤只觉得自己脑门心都疼。

    郎坤现在不想听苏君琰东拉西扯,他直接使用了自己的轻功,几个起落就拉开了跟苏君琰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郎坤: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劳资惹不起这个蛇精病,躲起来总是可以的吧?

    郎坤他们怎么可能没有琢磨过其他的生财之路,但由于‘土#匪’的身份在?#25250;?#25670;着,很多时候,他们都会遇到满满的恶意,想’转型’谈何容易?

    影后王爷话说得倒是轻巧,他却不想想,实际操作起来的难度究竟有多高。

    除非他们能够拥有合法的身份,再得到权#贵的支持,否则……特么的都是‘纸上?#21103;?#22909;吗?

    与其听影后王爷胡扯,郎坤宁可安安静静地……?#19979;罰?#20182;现在是一千个,一万个不待见满嘴跑火车的王。

    郎坤真心觉得这位有着贤王美誉的?#26159;?#22269;戚已经……彻?#22766;?#27498;了。不然究竟该如何解释他那凶残的觉悟咧?

    见郎坤不愿意搭理自?#28023;?#24433;后王爷倒也没有随便拉着崖山其他好汉‘强行授课’,不过由于腿肚子有些发软,影后王爷还是招呼了余?#20572;?#35753;余猛扶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对此,余猛倒没拒绝。

    经过一路的相处,现如今余猛真心没太将影后王爷当做高高在上的?#39318;澹?#27605;竟这厮所有表现都特么太接地气了。

    余猛时不时?#24471;?#19968;下身边哼哧哼哧喘粗气的苏君琰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余猛?#24471;?#31532;十三次的时候,影后王爷再也忍不住了,他猛地拽了一把余?#20572;?#21518;者有些猝不及防,险些就一个趔趄摔倒在地,好在身边有一棵大树让他扶,这才避免了……扑街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这是作甚?#20426;?br />
    余猛皱了皱眉,恶狠狠地瞪着搞事的王。

    余猛话音一落,影后王爷当即就接话道,“你问我,?#19968;?#24819;?#35475;?#21602;?这一路上你偷看我多少回了?想干啥啊你?宝宝的美貌是你能觊觎的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苏君琰这话一出,周围看好戏的汉子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,落在余猛跟影后王爷身上的视线也带着明显的揶揄。

    余猛脸都黑了,为了避免让人误会,他赶忙大声解释道,“王爷,你误会我了,我,我只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余猛把话说完,影后王爷当即就一个纵身飞跃,跟前面的郎坤并排了。

    苏君琰显然是不打算听余猛啰里啰嗦了。

    距离余猛较近的汉子都冲着余猛挤眉弄眼,直接被后者给恶狠狠地瞪了。

    郎坤呵斥了闹哄哄的众人一番,场面这才稍微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好在后来没有再出现其他糟心事,抵达山顶的时候,郎坤直接带着影后王爷去见方霁月。

    “王爷,劳烦你在?#35828;?#20505;,容我先跟大当家禀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郎坤将苏君琰带到一个简陋的院子前,他转身,面无表情地跟苏君琰说道,

    闻言,影后王爷微微点?#35828;?#22836;,这一次倒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郎坤皱了皱眉,目光锐利地看了一眼某王,很快,他就转身,径直朝着?#22909;?#36208;去。

    苏君琰环顾了一眼四周,显然是在打?#24656;?#22260;的环?#22330;?br />
    很快,他耳边就传来郎坤那毕恭毕敬的低沉话语。

    ?#25353;?#24403;家,属下郎坤有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郎坤话音一落,起初并没有人回应,不过,郎坤也不急,他微微低着头,安安静静地等着。

    很快,一道低醇的清冷嗓音传到耳边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郎坤伸手推开?#22909;牛?#24456;快就进入了院子。

    进入之后,郎坤动作相当麻利地关好了?#22909;牛?#23558;影后王爷的视线阻挡在外。

    某王撇了撇嘴,不过倒也没有强行闯入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君琰拧眉扫了一眼自己衣摆上的泥渍,皱了皱眉,显然是不满意自己如今这幅埋汰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,长叹一口气,“方霁月咋混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郎坤在院子里至少呆了小半柱香的功夫,毕竟他需要将一路来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回禀给方霁月。

    听完了郎坤的话,好半晌,方霁月都没有开口,俊脸表情有些高深莫测,黑眸更是深邃如古井寒潭,无人知?#26469;?#21051;崖山的大当家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郎坤也知道方霁月在琢磨事情,所以他也没有再开口,唯恐会打断了方霁月的?#22841;鰲?br />
    房间里安静得有些诡异,空气之中更是弥漫着一种让?#25628;?#25233;的紧张?#23567;?br />
    就在郎坤渐渐有些扛不住的时候,耳边传来了方霁月的清冷嗓音。

    “郎坤,你先将尊逸王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霁月话音一落,郎坤当即就对着方霁月抱拳道,“属下明?#20303;!?br />
    很快,郎坤就从方霁月的房间里退了出来,他快步走出院子。

    等郎坤再度出现的时候,险些被眼前的一幕给?#33258;巍?br />
    谁特么能够给他解释一哈,为毛身份尊贵的王?#19988;?#19978;树呢?

    “王爷,你到底在干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郎坤嘴角猛抽,他撒开脚丫子朝着不远处的大榕树跑去,仰头看着头顶上方那抹青色的身影,有些生不如死地冲着苏君琰开口。

    听到郎坤的声音,影后王爷连头都没有回一下,他如此跟郎坤说道,“有一窝小鸟掉下去了,本王送它们跟不负责的?#39029;?#22242;聚。”

    郎坤: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给劳资一刀好了,这货真滴是王爷吗?

    要不要事必躬亲啊喂?

    安置好小鸟之后,影后王爷旋即就从榕树上飞身而下,?#20219;?#22320;落在?#35828;?#19978;。

    见郎坤那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某王?#22841;?#36731;蹙道,“怎么呢?难道方霁月不?#24613;?#35265;本王?#20426;?br />
    影后王爷当即就误会了。

    苏君琰的出声打断了郎坤的出神,郎坤总算醒过神来,他伸手先是抹了一把自己那有些僵硬的脸,而后语速极快地跟影后王爷说道,“我们大当家让王爷进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君琰脸色稍缓。

    说完,郎坤就亲自领着苏君琰朝着方霁月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?#22909;?#21475;,郎坤并没有进入,只是推开门,侧身让影后王爷过去。

    某王也没跟郎坤?#25512;?#24456;快,苏君琰就走进了院落?#23567;?br />
    郎坤贴心地将?#22909;?#25513;上,而后就跟个尽责尽责的保镖似的,静候在外面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甫一进入院子,就扯开嗓门喊起方霁月的名字来。

    “小月月。”

    苏君琰这话一出,不远处的房间里当即就传出了一声疑?#31080;?#23376;掉落地面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动静在静谧的环境里?#32536;?#26684;外?#22238;#?#26576;王身法诡异一闪,很快就进入了方霁月所在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明?#32536;?#30528;有着安神作用的熏香,香气倒不至于太刺鼻,不过,影后王爷还是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房间虽然很是简陋,但里面的家具,摆件什么的,一看就不是俗物。

    倒是跟外在有着强烈的……反差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一袭靛蓝色锦袍的男子,逆着光站着,由于他站在角落的位置,又是低垂着头,所以苏君琰也没办法将男子的神情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不过男子腰间系着一枚月牙形状,造型格外别致的玉佩。

    当影后王爷看到玉佩的时候,眉头狠狠地一皱,黑眸之中带?#25293;?#20123;隐晦莫名的情绪,不过,很快,苏君琰就掩饰好了自己的情绪,他快步朝着颀长男子走去,在距离某人三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,薄唇微微一勾,而后再度跟男子打起招呼来。

    “小月月,你为何要用这种方式请本王上山?#20426;?br />
    某王口中的‘小月月’一出,方霁月?#22841;?#24494;微一蹙,在他抬头的那一刹那,影后王爷还?#19988;种?#19981;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?#30475;?#35265;你,我都觉得老天爷太偏爱你了,明明是一个大老爷们,却偏生要给你一副比女子还精致百倍的容颜,这不是存心想将本王‘掰#弯’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方霁月算是典型的……男生女相,但却并不会给人阴柔的感觉,只是视觉冲击效果挺……震?#22330;?br />
    苏君琰调侃完方霁月,就自来熟地朝着房间中央的书桌走去,直?#24433;?#21344;了方霁月的座位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陷入了梨花椅里,两条大长腿直接搁在书桌上,一副?#35828;垂?#23376;哥的模样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自然能够察觉到来自方霁月的打量,但他?#27492;?#27627;都没有收敛的意思。

    方霁月站在原地,黑眸幽幽地看着苏君琰,片刻的沉默过后,方霁月径直朝着影后王爷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变化很大。”

    方霁月站在书桌前,目光凌厉地看着坐没坐相,站没站相的王,第一句话就是酱紫。

    方霁月话音一落,影后王爷手指轻轻叩击着椅子的扶手,四两拨千斤道,“时过境迁,环境在变,身处其间的人若不能及时作出调整的话,到头来一定会吃亏的,而本王吃什么都不愿意吃亏,当然要变。”

    影后王爷显然是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但方霁月不是郎坤,他哪里会像郎坤那么容易被忽悠呢?

    方霁月居高临下地看着姿态慵懒,神态放松的王,脑海思维高速地?#20439;?br />
    方才郎坤跟自己禀报的事情始终还是让方霁月不?#19994;?#20197;轻心,虽说一个人在受到外部刺激的时候,性子会大变,但如果一个人变得再也找不出半点以前的影子,这也是很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方霁月鹰隼微?#26657;?#33041;海里突然灵光一闪,他表情有些高深地看了一眼薄唇始终噙着一抹淡笑的苏君琰,而后径直朝着书柜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的视线也随着方霁月移动。

    这会儿,苏君琰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方霁月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呵……

    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,影后王爷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方霁月拉开了左起第三个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雕花楠木?#26657;?#30418;子还散发着一种格外好闻的香气。

    很快,方霁月就拿着盒子朝着影后王爷的所在走去。

    尽管苏君琰脑海里充斥着N多问题,但他并没有主动追问方霁月的意思,只是目光幽幽地打量着已经走到他跟前的崖山大当家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托我保管的,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方霁月直接将楠木盒子推到苏君琰面前,而后就转身朝着房间中央的圆桌走去,一撩衣摆,动作很是优雅地坐下……一秒?#20146;?海岸线小说网 海岸线
Back to Top
西甲
飞鱼彩票玩法 伯爵电子游艺网址 3d胆拖投注 十三水规则图示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 今天好彩一 大乐透2019073期选号 河北燕赵20选五开奖号 北京pk10前二最大遗漏 河南22选5 香港彩票开奖结果 okooo澳客网pk 12生肖图片码数2019 体彩6+1开奖时间几点 中超8分钟进5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