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·幻想 > 影后来袭:王爷不好混

第671章 跟大毛熊割袍断义的王 郎坤你们是打算修#仙吗?

    原本众人都以为影后王爷会被大毛熊一爪子呼死,有些土匪甚至都不忍心看了,伸手将自己两眼睛捂住,而后就坐?#20154;?#21531;琰的凄厉惨?#26657;?#20294;出乎他们意料的是,更加戏剧性的一幕发生鸟。

    跟软?#20154;?#27627;不沾边的猛兽居然屈膝……跪在脸色铁青的王面前,脑袋对着地面一点一点的,就架势就跟磕头请罪似的。

    崖山众人的心原本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,以为影后王爷这次死定了,谁曾想先前还雄赳赳气昂?#28023;?#23041;慑力极强的大毛熊,气势一下子就矮了一截,居然一反常态跟苏君琰求起饶来。

    大家突然都很想去死一死了。

    其实方才苏君琰也打算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,毕竟大毛熊的战斗力跟武力值,某王还是心知肚明的,但当苏君琰看到大毛熊率先跟自己服软,松一口气的同时立刻就嘚瑟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双手叉腰,而后冷哼了一声,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自?#22909;?#21069;的猛兽。

    “大毛,别以为你这样,劳资就会原谅你,你特么居然敢跟权墨那个小婊砸为伍,你的兽格,你的兽尊呢?啊。”

    逮着机会,影后王爷就开?#24049;?#26021;在他看来,完全已经长歪了的大毛熊,甚至一度?#20185;?#20026;人身攻击,啊呸,是兽身攻击。

    崖山众匪看着一本正经教训大毛熊的影后王爷,都齐齐默了。

    大毛熊可能真滴成了精,它似乎听懂了影后王爷的话,抬起硕大的脑袋,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王,呜咽了一声,而后?#20540;?#19979;了脑袋,似乎在……进行自我反思。

    场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。

    众人都觉得自己三观再度被刷新,除了目光呆滞地看着这越发?#37027;?#36208;板的一幕,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。

    郎坤?#22841;?#30452;跳,心情仿佛哔了狗一般,他伸手扶额,已经不想看影后王爷的糟心之举了。

    郎坤不止一次追?#39318;約海?#20182;为毛会接下这个……苦差事咧?

    当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,耳边再度传来了影后王爷那丧尽天良的低沉嗓音,“除非你今个儿当着劳资的面弄死权墨,不然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相亲相爱。”

    苏君琰这话让郎坤嘴角抽搐,他越发觉得面前的王脑袋有问题了,你丫堂堂一国之王,身份显赫,至于跟?#24187;?#20861;相亲相爱吗?你丫怎么不上天?

    郎坤许是知道某王没那么快训完他家……前萌宠,索性走到山道的右边,直接蹲坐在一块被雨水打磨得很平滑的石头上,四十五度望天,一副深受打击,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    崖山众人扫了一眼郎坤,而后又生不如死地瞅了一眼抢占了话语权的王,最后也四散开来,给自己选择了一个最佳看?#36820;悖?#19968;边休息,一边围观一王一熊的谈判去了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压根就不是跟大毛熊开玩笑,他可没有放弃弄死权墨的念头,与其等日后权墨彻底黑化成为反派ss,再来给他添堵,某王宁愿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    可如果大毛熊非要护着权墨的话,影后王爷也知道他的胜算并不多,毕竟猛兽的武力值还是……不容小觑滴。

    其实凶残的王已经想好了,如果大毛熊真的执行了自己的命令,亲自动手,咳咳咳,动爪子弄死了权墨,他还是不会放背?#20011;?#20027;的熊一条生路,他依旧会去采一把七彩毒蘑菇……毒?#26469;?#27611;熊滴。

    别说什么某王不是人,他不过是为了?#21592;?#32610;了,像大毛熊这种无法?#34987;?#19988;战斗力彪悍的存在,既然今天能够跟了权墨,难保日后不会跟了别人,毕竟之前权墨只是亲力亲为地给大毛熊洗了一个月的澡,这货就……义无反?#35828;?#21467;变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始终都是影后王爷心中的一根倒刺,他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如?#22235;?#26377;节操的猛兽咧?

    影后王爷的提议似乎让大毛熊很是为难,它那双硕大的眼睛明显都蒙上了一层类似水雾的东西,抬头看着依旧怒不可遏的影后王爷,两个毛茸茸的前爪很是人性化地合在一起,对着影后王爷作揖,显然是希望影后王爷能够收回成命,放权墨一次。

    大毛熊这前后反差实在是太大了,崖山众人甚至?#21152;?#20123;不忍心了,落在影后王爷身上的视线也带着些许谴责的意味,总觉得苏君琰有欺负……兽的?#21491;傘?br />
    这会儿,影后王爷的注意力都放在大毛熊身上,所以也没察觉到崖山众匪对他的不善瞪视,他?#22841;?#29408;狠一拧,双臂环胸,黑眸酝酿起明显的惊涛骇浪,语调低沉道,“看来你还是打算护权墨到底咯?#20426;?br />
    虽然影后王爷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较为平和,俊脸上的怒容也渐渐消失,但大毛熊还是有些?#31181;?#19981;住地?#35835;?#19968;抖,它回头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,依旧生死未知的权墨,而后又呜咽了一声,声音听起来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看到大毛熊这样,影后王爷目光一寸寸变冷了,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也?#25112;?#20102;松开,松开了?#25112;簦?#22914;此反复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大毛熊始终都趴在影后王爷身前,脑袋?#25250;?#30528;,时不时会呜咽一声,一副自己被欺负得很惨,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你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影后王爷伸手指着大毛熊,连说着四个好,但观其神情,却跟好扯不上丝毫关系。

    某王明显是被大毛熊给气得够?#28023;?#20182;猛地抓起自己的衣摆,用力?#35835;?#22909;几下。

    崖山众人的视线始终都落在影后王爷身上,所以当他们看到影后王爷此举时,也有些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大家完全不知道苏君琰究竟又在抽什么疯啊喂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,耳边再度响起了影后王爷的不悦嗓音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块头,把你的剑借本王用下。”

    影后王爷脸色阴沉地指着不远处,站在自己右手边的国?#33267;?#22823;汉。

    被荣幸点名的大汉一开?#21152;?#20123;懵,?#21387;?#31070;来之后,视线就落在了还在呜咽的大毛熊身上,下意识就抱紧了自己的剑。

    大汉的举动已经很明显了,他并不打算借剑给影后王爷,以免某王手起?#22581;洌?#23601;结果了大毛熊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会儿,大汉觉得大毛熊其实也挺可怜的,它不过就是野兽罢了,哪里能懂人类的斗争,就冲着大毛熊如此忠心护主的份儿上,大汉也不想让影后王爷拿着自己的武器去杀人,啊呸,杀兽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估计也没想到大汉会拒绝自?#28023;?#20182;嘴角猛抽,低头看了一眼大毛熊,再瞅了一眼大汉那同情的眼神,当即就秒懂了,某王将拳头捏得咯吱作响,而后就身法诡异地靠近了大?#28023;?#30452;接抢走了大汉的长剑。

    等大汉意识到的时候,影后王爷已经拿着他的剑……砍自己的衣摆了。

    崖山众人越发懵逼了,大家都觉得尊逸王可能,也许,大概是……真的疯了啊喂。

    你丫搞这么大的动静,敢情只是为了砍衣摆,可好好地你没事砍什么衣摆啊喂。

    就在众匪为影后王爷的心理状态担忧时,耳边再度响起了苏君琰那严肃得不能更加严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毛,既然这是你的选择,劳?#39318;?#37325;你,但从今日起,我们割袍断义,日后若再见,毒蘑菇伺候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影后王爷就将方才自己割下了衣摆丢给了大毛熊。

    崖山众人彻?#36861;?#20013;凌乱了,他们真心?#35805;?#27861;理解影后王爷那画风清奇的脑回路,居然能够如?#33487;?#20799;八经地跟一头野兽……割袍断义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是极其严肃的场面,但由于某王最后那句毒蘑菇伺候,愣是让不少围观的悍匪笑出声来,不少人觉得他们突然到了影后王爷的……萌点。

    一听众人的笑声,影后王爷当即?#25237;?#29408;狠地瞪视了一圈,发笑的人赶忙低下脑袋,但从他们那一抽,一抽的肩膀,还是可以看出他们在……憋笑。

    郎坤真心觉得天雷滚滚,他真的没想到尊逸王私底下原来是这样的逗比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的衣摆,大毛熊并没有接,而是一爪子拍开了,它不再继续趴在地上,而是慢悠悠地站了起来,后?#24443;?#36215;,喉咙深处发出了一阵低低的咆哮,目光也跟着变得凌厉起来,明显是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影后王爷还是没有后退一?#21073;?#21482;是站在原地,继续跟明显处于发怒状态的大毛熊……深情对视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接下来一人一兽又要展开一番较量的时候,大毛熊深深地看了一眼薄唇紧抿的王,而后就转过身去,壮?#24230;?#23567;山一般的身体径直朝着权墨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崖山众人始终都在戒备着大毛熊,毕竟他们也知道如果真的被大毛熊拍一爪子,恐怕他们?#19981;?#30452;接上天见……如来滴。

    不过,大毛熊这一次并没有搭理任何人,它将权墨拱到自己的后背上,而后就快速地奔跑,很快就消失在山林深处。

    影后王爷始终都冷眼旁观着,直到眼帘之中再也没有大毛熊的身影,某王才各种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,“我特么居然养了一头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很快,苏君琰就皱了皱眉头,而后快速改口道,“不,应该是白眼熊。”

    这场闹剧过后,郎坤从蹲坐的巨石上起身,他伸手拍了拍自己那沾上了泥土,草屑的衣摆,而后径直朝着脸色依旧阴沉的影后王爷走去。

    在距离苏君琰三步之遥的时候,郎坤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还是赶紧动身吧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,郎坤只想尽快将影后王爷送到方霁月面前,这样他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。

    郎坤话音一落,影后王爷当即就皱眉道,“不是你说先休整的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苏君琰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可谈不上什么好,毕竟大毛熊再一次为了权墨而抛弃了他,某王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闻言,郎坤面无表情道,“鉴于不可控因素太多,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出发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郎坤显然是在影射方才的事情,而且从他的态度来看,他已经改变了主意,如今也不是在征求苏君琰的意见,只是尽通知的义务罢了。

    郎坤的强势,影后王爷自然看得一清二楚,尽管心里还是有些不舒坦,但权衡利弊之后,某王还是没有继续搞事,毕竟他也想尽快见到方霁月。

    最终影后王爷还是点头答应了郎坤的提议,一行众人继续朝着既定目的地?#20808;ァ?br />
    因山路崎岖,路况明显不好的?#20498;剩?#24433;后王爷途中都跟郎坤抱怨了不下十次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不是修仙,需要确保灵气,为毛非要将大本营,藏身地都选在山上呢?真是有猫饼,劳资腿都快要爬折了。”

    某王靠着一棵不知名的大树,哼哧哼哧地直喘粗气,他一度觉得自己脑子有坑,不然为毛非要跟这帮土匪玩极限运动呢?

    ?#20185;?#30340;路都快要呈九十度直角了,爬到这里已经让他累成狗。

    跟影后王爷的状态相比,郎坤等人明显强多了,虽然他们额头上?#24808;?#32463;冒出了一层?#36214;该?#23494;的汗水,但精神倒不至于太不济。

    毕竟为了糊口,他们早已经将自己身体的潜能开发到极致状态了。

    爬个山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郎坤自动忽略影后王爷的糟心话,他用衣袖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,而后给周围的弟兄们打了一个手势,示意众人先原地休息下。

    对此,大家并没有什么异议,毕竟再过小半个时?#21073;?#20182;们就要抵达山顶了。

    郎坤径直朝着表情不善的影后王爷走去,在距离他两步之遥的时候站定,郎坤眉眼带着些许冷意道,“王爷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不知道,如果不是官家一条活路都不留给我们,非要将我们赶尽?#26412;?#25105;们至于非要搬到山上去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?#23736;?#29616;在苏慕连崖山都不让我们回了,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?#21487;?#19979;我们也想去啊,关键官兵一看到我们就要围剿,我们不过就是想活着,何错之?#26657;俊?br />
    影后王爷是?#39318;?#26174;贵,自然是站在崖山众匪的对立面,而现在这厮居然还敢吐槽他们,郎坤不炸毛才怪……?#24187;?#35760;住 海?#26029;?#23567;说网 海?#26029;?/a>
Back to Top
西甲
最诡异彩票号码2019年 福建十一选五推荐 体彩大乐透复式72 香港赛马会APP 一码一肖中特资料期 牌九的一般玩法怎么玩 彩票大奖得主中奖方法 快乐赛车免费计划 单双中特wwwd 6合图库管家婆彩图 二中二计算公式规律 彩票有无规律 二肖中特精准资料网址 8日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 法甲联赛赛果